关于我们

疲惫后的高亢 --- 从波切利的演唱想到习李人事新政

主页 | 专栏 | 闲话上海 疲惫后的高亢 --- 从波切利的演唱想到习李人事新政 佳节前后,不仅仅是由于应景吧,下意识的再次找出意大利盲人男高音波切利 Andrea Bocelli 那张全球巨销的白金CD《我的圣诞》,辗转聆听

2012-12-26 Tweet 打印 分享 评论 电邮 m1222wu.mp3 波切利或许是西方美声歌唱史上最具“(柔)情,(音)色”感染力的男高音了

其舞台魅力甚至超过了他的老师,已故的帕瓦罗蒂

《闲话上海》帮主成功,把波切利的演唱色彩称之为“疲惫后的高亢”

是的,波切利的中声区在声乐教师听来是“疲惫而缺乏位置的”“病态而没有共鸣的”,色彩感染力也远谈不上丰富,甚至可以被认为是略带沙哑的…总之,波切利的演唱技巧至少是中声区里,在专业声乐教师的眼里,是有问题的(事实上或许也确实如此)

当我们这些专业人士聆听他的演唱时,当那些极为著名的歌曲或咏叹调即将进入最后的高音华彩乐段时,我们的预测通常会是这样的:“如此糟糕的中声区位置,这高音能上的去吗

必破无疑!” 然而盲歌唱家在充分展示了他那独特的的哀怨疲惫之后,在一次又一次的让我们这些资深观察家们掉下眼镜之余,为全人类奉献出他那具有天堂般共鸣的,完全进入位置的,健康饱满而且超长的辉煌高音! 波切利是神妙的,奇迹般地永远让人类充满着意外的惊艳

他一次次地引诱着我们在可笑的预言破局之后去满地找牙:他颠覆着大赛评委,忽悠着声乐教授,他的演唱实践以无可置疑的真实和辉灿烂的成功,让我们这些所谓的专业人士哑口无言

好了,走笔至此,大家应该是知道我要说说中南海了

拿那狼窝里七只慌兮兮的常务山羊和神圣的波切利比,应该是重重地抬举前者了

但还是有一丝丝可比性的: 打自年初薄王事件以来,中共的统治,在摧枯拉朽般的自身坍塌进程中,在外包授权西方主流媒体的深度家丑持续爆料里,其仅剩无几的合法性,再一次地被内鬼几乎侵蚀殆尽!对此,不老少海外中国问题专业先知们也一度似曾相识般的发出类似波切利现象的质疑:“如此糟糕的执政党位置,如此病态腐朽的人治组合,这18大能撑得下去吗

中共必亡无疑!” 然而曾几何时,大约在冬季,市面上习李新政的八股高调又老歌新唱起来

对18大之后一度让全球中国问题观察界狐疑失望的中南海新领导层,特别是习近平,几乎到了赞不绝口的程度

中共是波切利吗

她能在“极度疲惫的重病态”中引吭高歌出让全人类充满意外惊艳的康复奇迹吗

习元年满月成绩单中的新法人事布局,或许能帮助我们解读出一些相关的答案

让我们进入节目对话

相关报道 翻身赤奴 噬贴自姦 昔渎五毛 今吞万贯 韩媒代庖:牢不可破,鲜血凝成的中朝机密 此诺许一生——公民许志永:他践行了承诺 邓力群百年:最后的左王 满坑的左棍 -- 从左王到左棍 中共文革后四十年意识形态兴亡阴阳线 “五不搞”“第一贪”回光返照 “复旦帮”“上海帮”急火攻心 梁振英 发号召 占中今又催高潮 反革命颜色大围剿香港揭开序幕(下) 为什么要讨论白皮书

你这么长久地沉睡到底是为了什么

*——64二十五周年祭 高瑜泄密 楚瑜交底 评论 (0) 添加评论 打印 分享 电邮

2018-10-10 02:01:04

作者:邰舁